首页  »  激情小说  »  [衔尾蛇](1-2)作者:ZJH666

[衔尾蛇](1-2)作者:ZJH666

2017-09-09 03:06   来源:[db:来源   点击:9988

简述:[db:简介]...

字数:3064

              衔尾蛇(一)

  好长的梦呀,仿佛溺水一般我从噩梦中挣扎而出,睁开眼,依旧是深邃的黑暗,比噩梦里更安静,渐渐的依稀能看见周围的东西,耳边有人呢喃了一声,一个光滑温润的身体朝我怀里靠了过来噩梦的碎片仍然缠绕着我,零零碎碎的如流星般划过我的脑海,我只是愣愣的呆着,搞不清其中的意义,丝丝的不详如黑夜般渗入了毛孔顺势搂住身边的胴体,探手握住的是软绵而富有弹性的乳房,那顶端的颗粒在我还没有用手揉捏前就已经硬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我心里腾的燃烧起来,我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光滑柔软的触感让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老公!」在我进入她的时候,女人在我耳边轻声的呼唤了起来,柔柔的,绵绵的,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我大力的开动了起来,寂静的房里响起的声音绞碎了黑暗的统治,「啊……啊……!」她的呻吟低婉而带着颤音,让人莫名的激动,她的甬道火热而湿润,层层的皱褶一波一波的刮着我的棱角,让我想要插的更深,变的更大、更硬,于是我变得更加激烈了。

  「会……会……吵醒……宝宝的!」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娇媚撩人,那媚人的羞涩让人的情欲如烈火般燃烧,我想让我的汗水和她的混在一起,我想让我的浆液浇灌她的身体,我想让我的欲望把她吞噬。

  「啊!」她高亢的叫了半声便咬住了我的肩膀,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缠绕了上来,甬道紧紧地夹裹着我的阴茎收缩着,然后她整个身子都开始抖动了起来,一股温热的汁水浇在了我的顶端,如火山爆炸一般,我瞬间喷发了,一股股的脉动喷射而出使身下的女人又一次抖动了起来,「好……热!」她娇媚的呻吟着,吻住了我的嘴,舌头甜甜的。

  黑暗如吸音棉一样渐渐的抽走了我们的喘息,「小璐?」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的唤着,声音涩涩的有些怪,「嗯?」她懒懒的回答,声音里有股高潮过后的媚意「刚才你好坏,人家还没准备好,就进去了!」见我不说话,她头枕在我的胸口轻轻的说道,还顺势轻轻打了下我的肉棒。

  「都发大水了!」我探手伸进了她两腿之间,绒毛和肉唇的触感十分美妙,而那其间湿漉漉,粘嗒嗒的感觉让我又起了一些感觉。

  「坏家伙!」她起身压在了我的身上,在黑暗中她的身子格外的白皙,亮闪闪的黑瞳里闪着光,她轻轻的吻了下来,舌头轻巧的钻进了我的嘴巴里,挑逗了下我的舌头,然后如小鱼般灵巧的逃走了,细细密密的吻如温柔的雨点洒落在我的脸上、胸口,渐渐的一只火热的潮湿的手抓住了我慢慢硬起的肉棒,有稍稍的下滑,握住的我的睾丸,「小弟弟好热呀」她微微的喘着,在我耳边用舌头舔吸了几下,有些痒,然后我的肉棒便被一股火焰包围了,一条灵巧的软蛇缠绕扫刮着它的顶端,然后它有被暴露在了微凉的空气中,湿滑柔软的感觉从根部一股股的刮到了顶端,我激动不已,朝下看去,乌黑的头发如水草般覆盖在我的腹部,一耸一耸的动着,雪白的臀部高翘着,我吸着气抬起身子,探手过去,火热的蜜洞里潺潺的涌动着欲液,

  「别动!」她压了过来,吻住了我,把口水渗了过来,如石子般的乳头蹭在我的胸膛,细密的绒毛磨蹭着我的肉棒,她摆好了姿势,手一探,微微抬了下身子,

  「哦!」她咬着手指长叹了一声,我包住她的双乳,贯穿了她,自下而上的感觉和刚才又有不同,我能轻易的顶到她的极限,「好热!……好大!……唔!!」
  她摇摆了几下身子,便趴在我的身上,吻着我,身子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一股股的热流倒浇在我肉棒上,我用力往上顶了几下,弄得她一阵乱颤。

  换了体位后,看着跪趴在我面前的雪白,我猛力的抽插了起来,黑暗带来的恐惧荡然无存,根本就没什么不对劲,只是一场噩梦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很快乐,很幸福,我不停得冲刺着,女人也无顾忌的大声呻吟起来,然后潮水淹没了我们……

  「爸爸,起床了!太阳照屁股了!」亮晃晃的白光通过滑开的窗帘照了进来,小明像一个冲锋战士一样拉着窗帘从一边跑向另一边,清脆的童音让人不由的开心起来。

  阳光明媚,打开窗,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昨天下了一场豪雨,城市的雾霾被清洗的一干二净,窗前正对的公园里郁郁葱葱的树木格外的嫩绿,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丰盛的早餐已经放在了桌上,香喷喷的韭菜飞饼,金黄的炒鸡蛋,水灵灵的番茄片,一大杯牛奶,各种水果和干果,满是幸福看着在阳台里晒衣物的妻子,仿佛能感觉到我的目光,她转过身来朝我嫣然一笑,柔美的脸庞在阳光下更添几分娇艳。

  万事如意,一切顺利,最近的几个大CASE今天都意外的谈了下来,老总很是满意,升职之意溢于言表,我放下了车窗,扑面而来的风仍然是那么清新,由于黄昏的缘故,湛蓝的天空在夕阳的余晖中褪成了淡蓝,在路边停下,买了一束百合,淡淡的花香洋溢在车内,一条金色的丝带被扭成螺旋形后环扎在花束的中部,有种异样的神秘感。

  走到小区门口时,一团晦涩的云塞在夕阳当中,已然变得暗红色的太阳仿佛被人从中挖掉了一块,仿佛一枚凹凸不平的戒指。未知的阴影如黑夜般驱逐着最后的阳光,我的心莫名的不安了起来。离家越近,不安就越强烈,仿佛昨夜的噩梦再度盘旋在我周围,当我看到防火门上的图案时,我的手颤抖了起来,那是一个用红色喷漆涂鸦的凹凸不平的圆环,喷溅在四周的红色如同猩红的鲜血,是谁如此无聊,「小璐!小明!」我急切的打开了门……

             ****************

  豆大的雨点砸在身前的窗上,变成蜿蜒的流水从玻璃上滑落,如泪痕一般,窗外浓密的黑暗让人透不过起来,幸福就像从天而降的雨滴一样,轻易地在地上砸成了碎末。

  「畜生呀!一定,一定要杀死那个家伙!」愤怒的火焰让我狠狠砸在墙上的拳头已然流血的拳头都感觉不到疼痛。

  「宋先生,请你冷静下!」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了窗户上。

  「我老婆孩子都让人杀了,你TM让我怎么冷静!」我转过头,很想干一架
  「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请你配合一下我们工作,为了能早日抓到凶手,有几个问题我们想请你配合一下。」另一个大眼睛的清秀女警带了一个文件夹跟了进来。

  辛辣的烟味让我冷静了点,我让肺部充满气体,再狠狠的呼出「什么事?」
  「请问宋先生是几点回的家?」

  「5点半左右」

  「之前有联系过家人吗?」

  「午饭时有联系过我妻子」

  「宋先生平时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吗?」

  「我是做生意的,有不少的朋友。」

  「有和你家人十分熟悉的朋友吗?

  「有几个,你什么意思,难道?」

  「宋先生最近有发现自己妻子有异常行为吗?」棱角男看着手中的文件资料突然插嘴道。

  「什么意思?」

  「根据法医的初步检测,宋先生的妻子在死前有激烈的性行为。据死者的体表特征判断应该为死者自愿的,而且死者有很大可能是在高潮中死亡的!」
  「狗屁,她是被那畜生给……!!」惨白的裸体,狼藉不堪的下体,白皙脖子上的勒痕,带着难以置信的恐惧的美目。我的怒火呯的爆发了,「你们的眼睛都TM给狗吃了呀,她那副惨样……」

  「请你冷静下,这只是初步判断,有待于进一步查证!」棱角男冷冷的看着我。「但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凶手和你家人非常熟悉,亲近,你妻子和儿子对他都没有任何防备,你儿子遇害的时间是在你妻子之后,他身上除了致命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伤痕,而遇害当时他正在客厅看电视。死前没有任何抵抗和挣扎。」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有怜悯,有疑惑。

  「你是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在他侵犯我妻子的时候,我儿子竟然安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觉得我要崩溃了,这绝对不可能。

  「这只是一种推测,现在宋先生,请你提供一份和你家关系非常好的人员名单,方便我们调查。」

             ***************

  隆隆的雷声响彻整个城市,一条条的电龙在云中穿梭,我出了警局,刚子早就等在了门口

  「宋哥,嫂子和小明……」

  「刚子,你找下刀疤刘,告诉他我出100万,一定要找到那个畜生,留他一条命,我要亲自动手!!」我盯着刚子,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

  「宋哥,你先休息休息,事情我会尽快去办的。

[ 本帖最后由 枫希月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